山山而海

吾不识青天高 黄地厚 惟见月寒日暖 来煎人寿

【大天狗×雪女】眉间雪


听着《眉间雪》忍不住开了个脑洞
大概是师徒?+养成(误)
私设有,文笔渣,一大盆狗血预定
cp太冷,只好自割腿肉
配合BGM食用更佳

你说,黑晴明的大狗子,是不是也是雪女拉扯大的呢?
-------------------------------------

1.

脸黑非酋转运终在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抽到了大狗子,欣喜若狂宛若ZZ之余,不忘郑重嘱托唯一的高星sr雪女,务必带小天狗升级打怪刷经验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并虔诚地献上所有的御魂达摩狗粮:
不要怂,就是喂!

2.

一口吃不成个胖子。

彼时的小天狗,总归还是个软萌包子。初出茅庐,就豆丁点的攻击力,怯生生地躲在雪女身后,半点也不离地粘着她,当一条形影不离的小尾巴。
再大些点了,免不了独自上场历练的时候。但因为级别太低日常被虐的小天狗,总是带着一身伤归来,踉跄着扑入雪女的怀中,终是忍不住嘤嘤嘤地哭诉一番。雪女任由他抱着,默默地收敛了身上的寒气。
毕竟衣襟上眼泪结冰的滋味,可一点儿也不好受。
这时候,连屋外的雪花,都似乎变得湿润温柔起来。

相较其他爱热闹甚至跑到人界到处嬉戏闯祸对恶作剧乐此不疲的小妖们,雪女实在显得无趣得很。她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单调,战场雪山,仅两点一线的来往。空闲时分,雪女总是望着雪莲出神,没有谁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亦或她,什么也没想。
雪女所居之处,冰封万年,冻得一切都死气沉沉。除了于雪山之巅盛放的雪莲,除了…… 新来的,那个喋喋不休的小家伙。
自己真是寂寞了很久。
因为与生俱来的寒气,无法与人类和普通小妖亲近。一直以来,都是孤身一人,于茫茫雪山里飘荡。
有人陪伴是这样的感觉么?昔日几乎被雪莲灼烧般的手心的热度又上来了,仿佛心都要融化开来,并算不上好受。
但雪女,低头看向哭累了于她怀中沉沉睡去的男孩。他看似柔柔弱弱的,却并不惧怕她的寒冷呢。轻抚他的羽翼,那是比雪还要柔软的触感。雪女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如果,永远这样下去,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呢。

3.

“喂,你又在这对着雪莲发呆,都不愿去平安京看看,是在等着谁么?”

昔日的小天狗俨然长成了少年的模样。他经常被拉去打怪历练,加上被喂了许多达摩狗粮,身高窜得飞快,现在已经到雪女的胸口处了,再过些日子,估摸着就能赶超她了。
许是正经历着青少年最为敏感的叛逆期,小天狗连带着性格也拧巴起来,近几日总是一副没大没小的样子。
他不愿再叫她“雪女姐姐”,更不愿承认是她的徒弟,但似乎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称呼,便开始对她喂来喂去。

一个称谓罢了,雪女从不把这事放在心上,自然就由他去了。

拨弄着雪莲,她无奈道:
“等你呀!”
“谁……谁要你等了!”
鬼知道他又在别扭什么。

但没过一会,小天狗还是忍不住又开始向她炫耀起今天的战绩来。讲他如何旗开得胜将对面通通打趴下,平安京近来又发生了些什么大事。

“总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强,我要给世界带去新的秩序!”

终究,还是个孩子啊,雪女心想。

4.

又是一年春去春来。
雪山除了又厚了几寸雪外,并无什么大变化。

小天狗终于不负所望,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天狗,出落得那叫个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花见花开、人见人爱、妖见妖爱、鬼见鬼爱(主人如是赞到)。
他变得更加忙碌起来,往去匆匆,甚至来不及同她上几句话。

雪女却一日更比一日空闲,时隔许久才会被召集出一次远门。
主人似乎,一点点将她遗忘在了这茫茫雪山之中。

“等等,给,雪幽魂。”
“不,我有针女了,六号位暴击加成。”
“那……”
“走了。”

终是无言。

他不再每日跟在她的身后,
他不再缠着她讲说不完的人间事,
他也已经很久,没回雪山了。

5.

“大天狗大人,真是个厉害的神呢!”
“是啊是啊,远远望着他就觉得好满足啊!”
“他上次冲我笑了,感觉好温柔呢!”

小妖们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吵吵闹闹声不觉于耳。

大天狗……大人么……
这一次,雪女竟无法忽略称谓。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平安京最强的式神!不!全天下!”
“好。”
“到时候,我来保护你!”
“……好。”
“诶呀,他们打得我好疼,揉揉……”

现在的你名扬天下,如愿了么?

6.

同往日一样,雪女正准备上山顶同雪莲发会呆。主人却久违地记起她来,匆匆将她召出了雪山。
一路赶得紧,雪女还未来得及平复一下呼吸,抬眼便撞见了巨大的黑色羽翼,不由愣住了。

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好像久到,连记忆都模糊了。

等回过神,便只见铺天盖地的攻击向前面那个挺拔的身影袭去。
来不及多想,雪女几乎是本能般地,扔出了一个暴风雪。
许是她太久未出战了,又许是她刚才慌了心神,她的冻率,显得有些尴尬。

“别抢火!”
他却回头生气地喊到,
“冻不住就别冻,你不要命了么?!”

浑浑噩噩中,这一场终是胜利了。

我忘了,你已经强大到能独当一面 ;
我忘了,你已经无需我将你护在身后了;
大天狗……大人。

人不如故。

暴风雪不知为何肆虐了一夜,阻断了所有通往雪山的道路。
再没有人,见过传说中的雪莲。

7.

乌云倾压平安京,似是风雨欲来的预兆。
阴阳两界的平衡被打破,魑魅魍魉于裂缝中纷涌而出,大战终至。

大天狗不知自己已经打了多久。
他没日没夜地处于战斗之中,几乎毫无片刻喘息的时间。感受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失,反击变得吃力起来。
好想……好想歇一歇,太累了……

一个晃神,对面又是一个大招,大天狗躲闪不及,硬生生抗了一击,鲜血沾染了羽翼。

刻骨的疼痛袭来……
可是那个可以肆无忌惮地哭泣撒娇的怀抱,再也没有了。

据说,人将死前,会忆起许多平日不敢多想的事来。
难道神和妖,也一样么?

受了伤,果真会变得脆弱啊 。
不然为何会如此伤春悲秋,想那些无法触及的梦呢?
我的大业,我的生命,终要断送在这一战了么?

刀锋凌厉,
大天狗终是向后倒去。

羽翼纷飞,
像是一场黑色的大雪。

“雪……”

熟悉的冰凉的触感。
“疼……”
清寒一点点地入骨,心却变得温热起来。
“揉揉……”

8.

“雪莲有什么好看的?” 明明有更好看的我在你眼前。
“你说,人类为什么会喜欢这种感觉呢?”
“什么感觉?”
“我不懂……”大概是,跟你在一起的感觉。
“什么什么呀!”看我明儿不把这臭雪莲拔了!
……
“你会一直待在这儿么?”
“我不是一直待在这儿么!”
所以不要看雪莲了,看我啦!

今日才知,原来我也是采雪莲之人。

你呢?

9.

“羽刃暴风!”
冰雪骤然而至。

10.

你说后来?

后来,
后来平安京,再也没下过雪。

---------------------

是夜,手机屏幕透出幽暗的光,
一个黑影在那喃喃自语:

“肝了这么多天!狗粮还不够!真是气死人了!
让我看看……还有什么可喂的……
嗯……雪女……
这么低的输出还抢火,要你何用啊?!
斯密嘛散,就算你是我第一个式神……”

我拖,我点,升星!

哦哈哈哈哈!六星大狗子!!妈妈爱你!!!

哼哼,看我这次不秒死你们对面这群!

……

---------------我是亲妈分割线-----------------

11.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

平安京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与安宁。
那场混战似乎也随着大雪,一同被埋葬在记忆深处了。
无人再去提及。

距离雪山脚下不远处的一个庭院内,挤满了叽叽喳喳的式神及小妖。他们大多初来人世,对一切都新鲜好奇得很,吵吵闹闹,没个停歇。

“大天狗大人!”
有小妖在轻扯他的袖子。
“嗯?”
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一个长得像瓷娃娃般的白衣小女娃,正吃力地头望着他。

“我……我总使不好冰之术,谁都冻不住……”
“我太弱啦!你,您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吃了呀……呜呜呜呜呜呜……”
说着说着,这女娃娃竟是止不住哭了起来。

呃……
大天狗觉得有些头大。

“别哭了,你使个法术,我给你瞧瞧。”
“真的吗?”
小手微张,一股寒气随之聚集,悬浮的水滴慢慢凝结,就快要形成一颗冰珠。却终是差了一点,噗地又软绵下来,形成朵花的模样。
果然,还是不行呢。

清风忽而拂过,吹得那“花”在空中飞舞。

“下雪了。”
大天狗忍不住伸出手,接住了它。

“为什么人类会喜欢这种感觉呢?”
心都要随着发烫的冰雪融化了。

雪?那是什么?
小女娃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手掌,忍不住又施了个法术,一片,两片,三片……似落英缤纷。

这样一瞧,还挺漂亮的呀!失败的法术好像也没这么糟了。
小女娃的嘴角就要勾起来,却又马上垮下了脸。

等等!不对啊!好看有什么用!
大天狗大人长这么好看,笑起来又这么温柔,可……可惠比寿爷爷说,哪个小妖不用功又调皮捣蛋还乱用鬼火,就会被他给吃了!

一时间悲从心来,越想越觉得妖生无望,小女娃再也忍不住,又哇得放声大哭起来。

“冻不住人我要被吃啦!被吃是不是很疼啊呜呜呜呜呜呜,我的肉又硬又冷,一点都不好吃的……大天狗大人,你不要吃我呀呜呜呜呜呜呜……”

这说得都是些什么胡话!
他将女娃抱入怀中,笨拙地轻拍她的背。
“好好好,不吃不吃,你别哭啦,我教你法术好不好……”
“可我使的是冰之术,呜呜你又不会。”
“……”

唉,我小时候,可没这么让人头疼啊!

罢了,这次,换我陪你长大。


end.

-----------------------------------------------

本来想的是be,奈何我心太软。

附赠小剧场
大狗子:抢火怎么了?我宠的!
坐敷:…… 我给的火。
大狗子:呵,明明是我故意跑得慢。
雪女(冷漠脸):其实我只是个控制,下辈子,别再逼我当输出了!
晴明:你们一个个不争气的!怪我脸黑喽!

30级以后不养拉条又没有屌炸群攻的非欧人士,打五勋结界突破后你会哭着把高速雪女养起来的。黑晴明那章都是靠雪女先手冻过的我。

尘埃落定

“如爱要老实为何自欺
如爱够伟大为何自卑
如自问未能容许抑郁不理
不要再说喜欢你”

唐队什么都好

就是眼神不好

瞎得我 心如刀割 泪如雨下

有歌唱
爱上一座碧城 头顶都是草原

有诗云
天涯何处无芳草 何必共恋徐碧城

若她有半点对你的敬重
若她有一点值得你爱的理由

打巴掌后给的甜枣 有毒
甘之如饴 是作践

我这样的人
迟早有一天
会被国产剧
气绝身亡

“无爱可失 得不到相恋别说失恋
只感到天国近了相聚远
只知道比你更爱你这种爱没分寸
太肉麻累物累人原应了断

祝福你半天一生都得一句那麼短
无名义给你快乐不必兜转
无权去把惊扰你的心捧起赠给你
即使有话想讲已经将识过的字用完

想讲句一切算了你听不到又怎算
想失也无可失这刻我也曾赚了温暖”


尘埃落定



窗外的麻雀 在电线杆上多嘴

天下熙熙
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
皆为利往

谁不为赚钱吃饭
说上几句客套话

偏偏有人
奉为信条
四处播教

你是太有自信
还是太没自信

记《麻雀》: 一篇私心满满的读后感(并不)

许久不码字的我

大半夜看完了小说
总想说点什么

不负责任的书评和剧评
夹带大量私货
毕竟我对山海大大的迷妹力 已经爆表了

短短11万的文字 留白很多 遐想空间很多 感觉更适合拍成电影 从头到尾都用阴沉滤镜的那种 黎明之前的时代 本就是暗无天日

小说里所有的感情都是淡淡的 点到为止 或者说 戛然而止
改编扩写成65集的电视剧 已经做好崩人设的心理准备 即使他们出自同一个作者 但在原著画下句点瞬时 角色已经不属于他了

把电视剧当成AU来看可能更好
毕竟李易峰的陈深跟小说里的陈深完全不是同一种气质 无关演技 也许从长相上就已大相径庭 李易峰的脸 演一个中年男子 毫无说服力
原著里的陈深 虽流连舞池 却总有种看透世事无恋人间的淡漠感 他只喝格瓦斯 除此之外 仅热衷于为人剃头罢了
从宰相牺牲的那一刻 或者早在那之前 熬着漫长潜伏期的他 已经仅剩具空壳了 留一点残存的使命感 如他所抽樱桃牌香烟头上冒着的星点火光 将灭未灭

电视剧还是小说 我总是更偏爱小说 无论先看 还是后补 文字总是能表达更多的情感 或者 隐藏更多的情感

更喜欢小说对人物情感关系的刻画 往往一句话便足以 道尽千言万语 每段感情都是一个深藏的秘密 不动声色 却又暗潮涌动
谁和谁之间都有情 又都无情

乱世之中 小情小爱似乎只能沦为点缀 却像书中不停歇的雨 打的人心都湿湿的
小说里 没有谁是爱情的胜者 爱人的和被爱的 同等的无望和悲哀

电视剧却把一切凸显地粗暴直白了 特意刻画的深情眼神 不断循回往复的回忆 毫不掩饰的嫉妒 直接上演了一场民国言情偶像剧 狗血的三角剧情 不知道这是剧本的锅 演员的锅 还是导演的锅呢?

或许我就不该去看原著 这样我对电视剧就不会突然地苛刻起来 也就不用时刻提心吊胆着 剧情会猝不及防地变更

麻雀电视剧从选角上 似乎就已经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李易峰之于陈深 不是不配 也许是不对吧

没看原著的我 还可以坦然面对李易峰对陈深的塑造 周冬雨对徐碧城的刻画(女主的锅或许要编剧/直男原作者来背 毕竟小说对徐碧城的刻画并不多 论比重 李小男才是真正的女主 但我觉得冬雨妹子完全可以更好地去揣摩一下原作角色)
看完小说的我 只觉众多角色都略OOC了 并且完全无法理解那些说李易峰演出了他们心目中陈深的原著党 我觉得我们看的 一定不是同一本麻雀

依旧谈回电视剧麻雀

李默群 毕忠良 无差别可带入原著脑补
李小冉后期表演真的很宰相 似孤云消散 就这样仓促又淡然地迎来了死亡

苏三省看选角和片花是值得期待的 而且三观不正的我 就偏爱黑到底的反派角色(没错 就是看脸!以及私心想吃酥糖的我已经等疯了)
看了尹正小哥的微博,觉得他对角色的理解还是很到位的 在苏三省的世界里 并无所谓的正道 只有于淤泥中向上攀爬的欲望

若昀哥哥的唐山海 被扩充剧情后 确实人设略偏 但大体走向应该没什么问题
原作对其刻画也不多 我看小说时 直接无压力带入演员脸了
何况张若昀的演技不评好坏 一个字 —— 苏

小说里的唐山海 自带高高在上的疏离感 养尊处优的少爷 举手投足都带着天生的贵族做派 抽雪茄 评洋酒 书中唯一被作者描写为“一个十足的美男子”的角色
陈深在他面前 “很像是一名瘪三”
同为叛国投汪者 苏三省自觉 “像一只哈巴狗一样湿漉漉地堆着笑站在唐山海面前”

唐山海哪有一点会像个投靠汪伪的汉奸了 但在没有莽撞暴露前 又有哪点值得被怀疑为是军统的潜伏呢?

于是苏三省对其总是怀着股莫名的怨恨与妒忌了 同样的“出处”与“选择” 有些人仿佛生来注定光明(单箭头的求而不得啊旁友!嗑酥糖么)

如果说 陈深爱国像是一种没有选择与退路的使命 唐山海爱国则像是他的生命 忠于国党的信仰始终流淌在他血液里的 沸腾着 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才平歇(啊谁也不能阻止我表白日常被活埋的山海大大)

柳美娜 虽换了痴恋的对象 但跟小说贴合度并不算低 无派无系的她 只是忠于一个女人的情感(目前电视剧还未展开美娜线 仅是猜测 暂不妄下定论了)
况且这改编的感情线 我是极其期待的 死在爱人的枪下和怀里 多么带感(对,鄙人all唐)
毕竟若照原著人人皆对陈队有情的设定 未免太过杰克苏了 只能说在直男作者眼里 剃头这个技能 非常撩妹

电视剧李小男还算不错 阙清子演得倒是讨喜 但依旧差了那么点感觉 还是老一句 情感表达皆过于直白了
小说里的李小男 是一个真正的烈士 是让我记忆最深的女性角色 她才是麻雀里精神上的女主
于原著陈深 李家两姐妹才是他真正亏欠并无法忘怀的 徐碧城于他 起初是一段无疾而终的眷恋 其后是唐山海临终前的托付

陈深与徐碧城 还未开始 便注定了结束
而李小男 是治他这个病人的医生 是他听了一辈子的周璇的《夜上海》
最后眼角的一滴泪 陈深为李小男而流

小说麻雀的尾声 陈深永远记住了李小男最爱的歌手 依旧惦挂着待他如亲姐般 毕忠良的妻子刘兰芝 却早与徐碧城 相忘于江湖了

周冬雨的脸 虽然稚嫩 代入徐碧城似乎也不违和
只有陈深 他绝不可能长着一张李易峰的脸

其实我很喜欢小说里的陈深
他说 “天就快亮了” 我听了竟想落泪
他是一个活着比死去更伟大的人

“就算他是一棵草 也总会在每年春天的时候 被春风记起”

我想 电视剧最还原的 大概就是那群叽叽喳喳的麻雀了

这篇感想若是发到微博豆瓣 大概又会有一群蜜蜂把我打成男三粉 指责我踩李捧张 难道长得帅就不能演谍战了云云

可我真的不爱张若昀呀 我只是他所有角色的迷妹而已
现在的我 一心念着唐队 无论是在文里死去的 还是在剧中将死的

如人所说 疯了一样地想看唱长城谣的唐山海 想到平白生出一种望山跑死马的无奈

我去他坟头种树 种满山的银杏 等秋天到了 天上地下都是一片阳光的金黄

可一想银杏叶是剧里徐碧城的最爱 又平白生出些嫉恨来

自私地想 唐队不该爱女人 他就该只恋着家国 优雅赴死 “进入一座浸满曙光的坟墓”

可剧里对着女人的他 又是那么地拨人心弦

一望可相见

一步如重城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男友力 (๑•̀ㅂ•́)و✧

妻管严

情人的眼波像湖水一样柔软。

他笑着,然后把最爱的女孩搂入怀中。

【EP08】看未播发现一个痴女,
这个节目叫:我和迷妹结婚了。

【记录】2016.04.29
如果有人愿意为你买错的礼物从此改变钓鱼的习惯。